时钟 菜单 更箭头 没有

提起下:

香港英勇异议之夏

2019年7月28日星期日,香港警察向香港西湾的抗议者发射催泪瓦斯。警方连续第二天晚上向香港抗议者连续两夜发射催泪弹。在半澳大利亚抗议 美联社杰夫·郑

香港—最近戴高乐在黎志敏家中扔下炸弹的蒙面男子瞄准了这座城市最重要的民主倡导者之一。莱恩(71岁)是媒体亿万富翁,他称今年夏天正在进行的抗议活动是“难运动”和“最后一根稻草运动”。它的强度和活力使北京和香港服从城市的抗议者的对手感到困惑。

今天的大多数年轻抗议者将于2047年中年,这是一项为期50年的协议到期,该协议表面上赋予了香港作为自由之岛的保护地位。北京试图通过提议的2003年反对“颠覆”的法律来削弱这种地位。此外,根据2014年要求选举权贬值的规定,行政首长候选人必须获得北京忠诚委员会的批准。而根据今年的引渡法案,这将有助于将香港人席卷到中国不透明的刑事司法系统中。

周一的《纽约时报》刊登了一整页广告,广告由“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支付。这实际上是指中国共产党。广告中说:“我们坚定地致力于'一国两制',为香港作为一个自由开放的社会的持续发展和成功提供宪法保障。”广告承诺“对话,讨论分歧,寻求共同立场,没有任何先决条件。”

但是,1997年达成的“一县两制”的提法是固有的先决条件,当时,英国当局结束了香港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关系的50年框架。北京一贯的险恶举动显示出决心,通过将香港沦为完全服从中国不断加深的暴政的另一个司法管辖区,来逐步消除“一个国家,两个制度”。

对于像习近平那样执政的列宁主义者来说,没有什么比该党无可争议的首要地位更为重要。另一个“天安门广场”-香港的大屠杀-对中国的列宁主义者来说是灾难性的,但远没有削弱共产党的领导地位。赖说,该党“脱离现实”,并且在试图成为“人类历史上最绝对的专政”时,“总是会做出错误的决定”。

1940年,温斯顿·丘吉尔(Winston Churchill)警告说:“新的黑暗时代因变态的科学之光而变得更加险恶,甚至更加旷日持久”。这就是中国对“数字列宁主义”的追求,这是丘吉尔和他的当代人乔治·奥威尔都没有预料到的通过操纵技术进行的科学应用。借助不断完善的镇压手段(恰当地称为“网络极权主义”),中国的监视国家正在将每个人纳入“社会信用”体系。个人的累积商业和社交媒体交易给他们一个分数,该分数决定了他们获得教育,住房,诊所,旅行等等的机会,甚至包括拥有宠物的机会。尽管中国公布的统计数字与该政权本身一样不可信,但有理由相信,在这十年中,中国在“稳定维持”上的支出超过了在军事上的支出。香港正在注视着这一点。

香港正在阅读马健的反乌托邦小说《中国梦》,该小说在中国大陆被禁止,但在中国不被接受。主角是虚构的中国梦局(到目前为止)的导演马道德,他渴望用一个公共梦“代替所有私人梦”。马道德希望开发一种“神经植入物”,通过这种装置,“只需按一下按钮,政府指令就可以无线传输到被统治者的大脑中”。这只不过是中国不断发展的现实中的奥威尔式理论。

汉娜·阿伦特(Hannah Arendt)在她的1951年的《极权主义的起源》中指出,强加官僚主义和大众媒体的专制政权可以通过征集公民的意识来实现永久性。这回响了奥威尔的不祥预感:“想像一下,靴子在人脸上永远留下印记。” 1956年,阿伦特(Arendt)认为自己的理论遭到了匈牙利革命(Hungarian Revolution)的反驳,这表明没有哪个国家可以打断“所有沟通渠道”。香港看到北京使用新技术为邪恶的持久性服务。

奥威尔写道:“要想看到眼前的东西,就需要不断的斗争。”迟来的是,世界正在看到。 《经济学人》最近社论:“西方对中国的25年赌注失败了。”认为“市场极权主义”是一种矛盾。据信,将中国纳入全球经济将使其对贸易的软化作用开放,而贸易将成为威权主义的溶剂。正如《经济学人》所说,西方的迟钝但令人欢迎的失望情绪是“现代地缘政治中最明显的逆转。”如果香港英勇地拒绝轻描淡写地进入北京漆黑的夜晚正在加剧这种分裂,那么异议之夏就是这十年来最伟大,也是最重要的发展。

乔治·威尔的电子邮件地址是 georgewill@washpost.com.